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青年导演陈小雨:新片会在春天上映,希望能做一家A24那样的公司|在春天许一个愿望①

时间:02-11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6

青年导演陈小雨:新片会在春天上映,希望能做一家A24那样的公司|在春天许一个愿望①

界面新闻记者 | 胡毓婧界面新闻编辑 | 姜妍1994年出生的青年导演陈小雨,2023年辗转于多家电影节的创投单元,试图为自己的科幻影片寻找项目落地的可能性。从年初的蓝星球科幻电影周、6月的上海国际电影节,到7月的FIRST青年电影展和接近年末的金鸡国产新片展,他一路辗转于不同的电影节展和放映会上。去年,陈小雨导演的长片处女作《乘船而去》获得了第2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亚洲新人单元的全部6个奖项提名,并最终捧得最佳编剧奖。这部影片的取景地是陈小雨的老家浙江德清,讲述了一位老人在弥留之际与家人告别的故事,其创作灵感源自陈小雨外婆的人生故事。由于得到了浙江文化艺术发展基金的资助,这部电影有了宣发资金,将在今年春天进入院线。电影行业在2023年并没有如人们预期般迎来迅猛复苏,资金仍然扎堆头部项目,对于文艺片而言,情况更为严峻。陈小雨对《乘船而去》的票房预期堪称悲观,觉得能过150万就已经不错。但他并不为票房和赚钱感到困顿,只是不愿做给行业“画蛇添足”的事情。在当地政策扶持下,陈小雨在2023年有了一个210平的拍摄基地和办公空间,并正式运转起自己的影视制作公司。虽然团队包括兼职的项目合作制员工只有7个人,目前的核心发展策略是“猥琐发育”,但陈小雨对它寄予厚望,希望它能成为A24那样的公司,能拍自己的片子,也能帮别人制作和出品电影。以下是陈小雨的自述:《乘船而去》是一部聚焦故土、独居老人、代际沟通的电影,我的老家德清是孟郊故里,他的《游子吟》可以说影响了整个德清的文化。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家里破产了,从非常富有到极度负债,很小的时候就经历了人生的无常。后来明白任何事物都会经历“成住坏空”四个阶段,从建立、维持、衰坏到最后归为虚无,人也是这样子的,这些也是我想拍这样一部电影的原因。去年上半年,我在做《乘船而去》的后期,也开始投一些电影节,但大部分时候一边做剧本,一边还是在接一些宣传片的活。年初的第一个活是亲戚介绍的当地的老板,给他们拍珍珠养殖的教学视频,说起来挺魔幻的。6月份《乘船而去》在上影节拿到亚新奖的最佳编剧,当时白天去电影节,晚上在酒店剪宣传片。接着几乎每个月都有放映活动邀请我们去参加,我就一边招人建立团队,一边为《乘船而去》到处奔波。到这个节点,面对观众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。每一次交流都很重要,虽然放映后观众的提问在重复,但是我必须保持耐心,为观众提供观影之外尽可能多的补充。 《乘船而去》海报从去年6月获奖到现在,最大的困难就是缺乏资金,好在浙江文化艺术发展基金给我们批了一笔钱,可以用来做宣发。我不是故意做背书,但浙江政策给我们的助力真的很大,有了这笔钱,我们才可能计划让《乘船而去》在今年春天上院线。我们“子弹”比较少,最大的努力会用来保证排片量,其次是抖音上面的短视频宣发,另外再大量跑路演。公司内部有个赌约,赌《乘船而去》能有多少票房,谁猜得最接近,其他人就请他吃饭。最有野心的一个猜1200万,我猜的150万,我比她更了解市场,她比我更相信奇迹。2023年有文艺片票房超过100万吗?好像只有《脐带》和《拨浪鼓咚咚响》,其他都是50万以下。市场就是这样,数据是踏踏实实告诉你的,就是这么一个结果。但我们还是有机会打个平手的,那样就很好了。我们就可以搞车轮战,比如一部片子投资190万,如果全部回本,我们就可以和投资人谈,永远拿同一笔190万不停地拍片。后来也是因为《乘船而去》,我们可以申请一些政策的补贴。德清高新区让我们免费入驻园区,有房租的补贴,还有一些奖励,算下来的话只需要交水电费和物业费。所以我们有了一个210平方米的场地,开始正式的企业化运营,因为我还有很多想开发的项目。 《乘船而去》放映现场。受访者供图公司开始运营以后压力就大了,同时也不断地有收获。2023年之前,我们的宣传片从几万、十几万,然后慢慢可以接到三、五十万的宣传片,业务能力和影响力在增加,然后就有资源慢慢汇聚过来。小伙伴也成长了很多,我们刚刚杀青了一个短片,叫《福如东海》。我们现在依然赚不到钱,但初创公司前期亏一点钱也很正常。公司一共7个人,3个全职,4个兼职走项目合作制,包括我老婆在内。现在公司发展策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“猥琐发育”,不要盲目扩张。我和老婆还是住在德清乡下的房子里,每天开车去上班。我们希望能够成为像A24那样子的公司,未来不仅拍自己的片子,也可以当制作人或出品方,帮别人拍。我对电影还有一些理想主义,想自己主导一些判断,如果过度依赖影视行业的资金盘,那就会失去判断。一个片子的娱乐属性和商业属性,有一个饱和点,过度就溢出了。这种画蛇添足的事情,行业里有很多人和作品在做,但这个浪潮里无法形成我们认可的作品。我希望自己有一些力量不被卷入这个浪潮中,国外也有很多制片公司,最初就是对抗好莱坞的大制片厂,国内就比较少。但如果能把电影行业的可能性拓宽一点,就很棒了。如果因为市场或者命运的原因,这个公司干几年就倒闭了,那也就倒闭了,无非就是欠点钱,我再拍片子去还钱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只要不要欠到像老罗那么多的话,我还是能还上的。 陈小雨在拍摄现场。受访者供图压力这个事情,其实就像西西弗神话一样,你劲儿越大,石头就变得越大。虽然会更累,但我们可以想象石头上面可能存在着很多的生态。当你的石头越来越大时,能够在石头上面栖息的小动物也会越来越多,他们会因为你而抵达山坡上。不拍电影我也不会过得更好,虽然过程很辛苦,但也很快乐,能产生意义。不过我的经历也是幸存者偏差,包括受到的资助,甚至在上影节拿奖,换一批评委我们或许都入围不了,真的很讲运气,文无第一武无第二,这些都是玄学。《乘船而去》获得了亚新奖全部6个奖项的提名,其实我最想拿到的是最佳演员奖,后来觉得最佳编剧也不错。因为写作是我整个创作理想的起源,拍电影是写作的演化,现在我是用摄影机写东西。如果把电影场景想象成一个小说的段落,每做一件事都是一句话,每个置景都是一个名词,营造的每一种氛围都是形容词。德清有一本杂志叫《吴越风》,它是半年刊,每期都找我征稿,也会给我稿费,大约一两百块钱。在别的事情上挣几万块,也没有这几百块让我开心。钱是钱,稿费是稿费。新的一年我最期盼的事情就是剧本都能顺利写出来,下一部片子也是关于亲情的。《乘船而去》票房高我当然会开心,但那已经是上一步的事情了,她释放的能量已经大大高出我的预期,再去奢望更多的话,会很贪婪。《乘船而去》不久前又入围了爱尔兰的都柏林国际电影节,将迎来第一次国外展映,我们年后出发去都柏林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
常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