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80后剧集导演接棒,需要多少个辛爽?

时间:02-02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8

80后剧集导演接棒,需要多少个辛爽?

创作的中流砥柱,正在进行代际之间的交接棒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年轻审美和网感被说烂了,年轻一代观众成长起来,需要年轻态的内容。老导演们面临的困境显而易见:创作力的匮乏倒在其次,人生阅历和审美直觉依旧在线,转换固有思维问题不大,真正的困境在于生理上的体力不支,毕竟不能寄希望于每人都是张艺谋,七十多了精神头堪比壮小伙,能扛住片场黑白颠倒的工作强度。新老一代交接棒,有新现象,也有新问题。80后的青年导演们崭露头角,与网生观众同龄,懂年轻人有优势;挑战在于创作的品质不稳定,百花齐放也不免翻车。另外,入局或出头,困难仍在。“专业”和“草根”从左到右:辛爽 李漠 王伟 吕行 尹涛 黎志 许宏宇新一代年轻导演的崛起比较两极化,名校高学历和草根跨界各表一枝。好在“英雄不问出处”这件事在艺术创作上很说得通。跟网红、歌手转型演戏不太一样的是,如果年轻的花、生们能靠脸吃饭,凭玄学闯荡娱乐圈,作为到了片场就要维系整个剧组正常运转的定盘星,导演相对而言只有靠本事吃饭一条路。本事源于科班教育。kk梳理过去一年左右为平台贡献“高净值”(口碑、热度均衡发展)作品的导演们,科班出身的比例几乎已经高达90%左右,即便非完全形态的“导演系”毕业,戏剧影视、表导混合培养或者数字媒体艺术、新闻等相关专业还是八九不离十的。名校毕业的一抓一大把。比如《荣耀乒乓》导演程浩、《赘婿》导演邓科等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;《幸福触手可及》导演贲放、《你微笑时很美》导演裘仲维等就读于中央戏剧学院;《开端》导演算,《长风渡》导演尹涛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。高学历打破学院派只能搞理论不能做创作的思维定势。其中很典型的是《平凡的荣耀》导演吕行。之前坊间有个玩笑,说这位导演是要把“学历的牢底读穿”,于是读成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博士。《问心》导演黎志、《匆匆那年》导演姚婷婷为中国传媒大学的硕士研究生。另外补一嘴,现在的高校培养体系中,实践型的高学历也在萌芽发展,传媒大学在2024年设立了专业型博士学位点,面向有实践经验的创作型人才,可以理解为更高一级的MFA。艺术创作到最后拼的是文化,演员表演是这个道理,导演创作更甚。扎实系统的培训,哪怕再学不到什么真知灼见,能静下心来“吊书袋”,也不至于闹出文盲的笑话。科班教育的意义在于,它无法决定一个创作者的水平天花板,但是能保底。还有留学归来的海龟,比较有代表性的是《沉默的真相》导演陈奕甫,他曾就读于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(UCLA)。本事还源于行业经验的转化和天赋、阅历的加持。就像《乐夏3》里任素汐说瓦伊纳乐队,他们才华不是一纸学历能够定义的,他们的魅力源于“见过世界”。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好歹得占一头。从左至右:郭虎 陈宙飞 赵一龙像《莲花楼》导演郭虎,是从场记脚踏实地走来的;不高产但每次都惊艳的导演辛爽,念的是政法大学,在他成为导演之前,更为人知的身份是乐队吉他手,玩摇滚的。陈宙飞以前是摄像,转型成为导演,执导了《双探》。《火星孤儿》的导演赵一龙,这个名字听起来陌生,但是说他饰演过的角色眼前一定会跳出一张脸——《琅琊榜》里的甄平。还有原本做着与影视半点不相干工作,但一部作品就站住脚的,导演王伟。《白夜追凶》令他在年轻观众心目中成为“天才导演”,后来的作品愈发重磅加码,比如《问苍茫》,和始终命运多舛的《人生若如初见》。最后再歪一下,郭帆也不是科班出身,学法律的,照样搞出了《流浪地球》以及一套适合国内电影工业化拍摄的流程体系。“个体户”和“背靠大树”如果是实力决定一个艺术型的创作者能够走多远,那么ta被看到的时间节点,则多少有些玄学和运气的成分在,也离不开千丝万缕的关系或法则。书接上文,“名校光环”不仅在影视行业蔚然成风,各行各业同理。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,“对于普通人来说,大学老师可能就是你一辈子能够接触到最高层次的人了”。行业大拿们十之八九有教职,或者在编,或者特聘,再不济的学校也会想方设法聘请几位行业名人做“校外导师”。名校意味着师资,师资等于从业后现成的人脉资源。再加上,导演作为手艺型人才,现在的人才培养体系中仍保留着师傅带徒弟的传帮带模式,一代代导演的交接棒,也在师徒传承中完成。比较典型的例子,譬如更早的孔笙、李雪,以及滕华涛、林妍等。年轻导演们也抱团,以团队形式集合力量,取长补短。陈思诚担任监制的网剧《唐人街探案》中,就走出了几位后续能够独当一面的青年导演,比如柯汶利和戴墨,戴墨在去年执导了电影版《三大队》。图源:豆瓣网友 边城玫女还有比较知名的,如导演五百发起的“弧光联盟”,其中成员王伟、余庆、刘紫微,近年来在垂直赛道成绩不俗。余庆的待播剧中有《逆光者》,刘紫微的待播剧中有《焕羽》。年轻导演加速被看到,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大公司或者平台签约,深度绑定之后不缺活干,但是创作的自由程度是否受限则未可知。小糖人的签约导演刘畅,《棋魂》《最好的我们》等一系列作品让他在青春类型上站稳脚跟。李漠作为近两年口碑极佳的年轻导演,《他乡》系列的爆火,《三悦有了新工作》《装腔启示录》等作品的口碑相当扛打,今天他的新剧《180天重启计划》杀青,在成为都市“城漂”嘴替的路上,他对年轻人的懂得和理解确实足够深足够细。他也是芒果TV的签约导演。去年年底,柠萌影视发布片单,《当我飞奔向你》导演猫的树成为深度合作的重点人才,在青春赛道提供内容,将会执导《没有人像你》《今天是太阳雨》;导演黎志在《问心》之后,还将继续执导《问心2》和《宝庆里》。还有一类深度绑定比较特殊,各种意义上的“子承父业”,家学传承的氛围有,加上自己的能力和天赋,成长速度比较快。如《开端》的导演算,是孔笙导演的女婿;还有出现在柠萌片单中,《入口呼叫》的女导演刘雨霖,她的父亲是刘震云。“飞升”与“隐匿”幕后和台前异曲同工,知名度的打开几乎是玄学。有的导演处女作一炮而红,有的导演兢兢业业拍好多年,一部戏都播不出来,虽然不缺活干,但缺了观众口碑,总差点意思。80后导演中,前几年拍了耽改的有点惨。热度近在咫尺,啪,没了。比如牛超,压了一部《左肩有你》,裘仲维就更尴尬,8集电视连续剧《光·渊》有头没尾。有一部分导演不算高产,比如辛爽,《隐秘的角落》和《漫长的季节》中间间隔的时间长,拍完“王炸”就匿了,直到携下一部王炸再归来。他的惊喜还是非常值得期待的。有一部分导演探索出了自己的创作“统治区”,比如李漠,“城漂”+草根的故事组合得心应手。张艺谋《雪迷宫》接受采访还有一部分导演肉眼可见走上坡路的,比如王伟,《白夜追凶》之后接拍《问苍茫》和《人生若如初见》,跻身重大和正剧之列;还有吕行,新项目是张艺谋担任监制的《雪迷宫》。比较令人唏嘘的是女导演们,导演这活不分男女,之所以谈及性别,实在因为从业者稀少。80后中,做导演的女性寥寥。从左至右:刘紫微 林妍 刘殊巧 姚婷婷眼下,林妍导演有新剧待播,《烟火人家》(原名《她和她的群岛》)是和西嘻影业合作的;刘紫微是弧光联盟的导演,《芳心荡漾》之后待播剧《焕羽》,也是西嘻影业的项目。刘殊巧在爱奇艺的迷雾剧场还是“奇悬疑剧场”的时候已经通过悬疑类型明确了自身的创作标签,在悬疑赛道几乎是一枝独秀的存在。新剧将执导《猎罪图鉴2》,经历风波后,编剧变成了《和平饭店》的编剧张莱,加上金世佳和檀健次双男主没有变,市场期待度还是非常可观的。姚婷婷在《匆匆那年》打响知名度后,整体低产,执导林更新和谭松韵主演的《请叫我总监》之后,一直没有动静,待播的剧目中也是空白。年轻导演接棒之路,任重道远,但好在与他们同龄的观众在一同成长。稳住自身的优势,让创作才能最大化,才华与创造和容貌不同,时间抢不走,外人拿不去。总归是自己的,总归会被看见。图源:微博、豆瓣,侵删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
常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