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“东北贵人”也救不了贵人鸟?

时间:02-06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8

“东北贵人”也救不了贵人鸟?

斑马消费 沈庹今后的每个交易日,ST贵人都将面临生死。上周,公司已连续两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,面值退市的风险已经隐隐袭来。在前泉州首富林天福手中,因为贪大求全,贵人鸟曾一度站在了死亡的边缘。未曾想,“东北贵人”出手相助,也未能带领公司逃出生天。再卖资产ST贵人(603555.SH)起家于福建晋江市,随着公司易主与转型,过去的鞋服项目资产,如今陆续被摆上了货架。2月3日,公司公告,拟将一宗重要资产公开拍卖出售。这宗资产,原是为运动鞋服供应链配置的生产厂房等设施,包括房屋建筑物、在建工程及土地使用权。据悉,上述在建工程于2014年底动工建设,规划于2023年底完工,由于资金周转困难,一直处于建设中。经评估,截至去年12月31日,标的资产账面价值6.45亿元(未经审计)。公司将首次拍卖底价设为4.8亿元,相当于账面价值打了7.4折;如果首次拍卖未成交,则会降至4亿元。公司死了心也要卖掉厂房,主要是运动鞋服业务已不是主业,不符合实际经营发展需要。所得资金将用于偿还债务、补充流动资金以及经营所需。在过去12个月里,ST贵人共卖掉8宗资产,包括6宗为房产以及竞动域(基金份额)和prince商标,合计成交金额约2.50亿元。预亏近5亿1月27日,ST贵人披露了2023年业绩预告,预计全年归母净利润约-4.85亿元,较上年扩大50倍以上,扣非净利润约-4.95亿元。这主要受计提大额资产减值等影响。公司对晋江内坑产业园区的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2.03亿元,另外,对应收账款、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及商誉等累计计提减值准备约1.53亿元。公司解释,去年宏观经济形式严峻,市场有效需求不足,以至于公司所处粮食和运动鞋服行业竞争压力较大,经营遭遇严峻考验。作为公司控股股东,泰富金谷也遇到较大资金压力。去年5月,在泰富金谷计划在6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,增持金额不低于5000万元、不超过1亿元。去年11月,泰富金谷将增持计划延长6个月。截至2月2日,泰富金谷增持累计1115.09万股,耗资约2000万元(不含交易费用)。同时,泰富金谷还面临主导上市公司转型的压力。去年9月,ST贵人借对运动鞋服业务优化调整,逐步退出这一领域,将粮食业务作为未来的主业。不过,这可能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。以2023年上半年为例,公司粮食业务主要以消化库存为主,收入为3.42亿元,规模已是服装业务的3倍,但毛利率仅为服装业务的三分之一。再现退市风险2021年,ST贵人面临退市的生死攸关时刻,东北粮贸企业泰富金谷站出来拉了一把,试图通过重整,主导企业转型,让公司走向正轨。之后近3年里,公司不仅没能彻底走出阴霾,且再次暴露出退市的风险。2月1日,公司收盘价首次低于人民币1元,为0.96元/股。次日,再跌5.21%,收报于0.91元/股。若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均低于1元,就会被强制退市。作为贵人鸟创始人的林天福,肯定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。现在,他虽然已不是上市公司的话事人,但其旗下的贵人鸟集团,仍是公司第二大股东。上一次,贵人鸟陷入危机濒临退市,就是林天福贪多求大所致。公司上市之后,林天福野心膨胀,试图从运动鞋服企业向体育产业集团转型。可无论是公司投资虎扑、介入产业基金竞动域,还是拿到AND1的中国市场授权,以发债等方式获得资金,对外密集的投资后,收获平平。2017年,贵人鸟站到上市以来收入巅峰,营业收入实现32.52亿元,但归母净利润却降至冰点,为1.57亿元,净利率由上年的14.30%降至5.77%。这一年,成了贵人鸟的分水岭。次年金融环境骤变,林天福无力回天,眼睁睁地看着公司走上下坡路。2018年至2020年,归母净利润连续3年亏损,合计达21.64亿元。面对困境,只剩重整求生一条路。然而,贵人鸟并没有等到很多白衣骑士,只迎来泰富金谷这唯一一个“贵人”。泰富金谷的实力谈不上强劲,在参与重整前(2020年)其资产负债率高达200%,且其主营业务与贵人鸟的运动鞋服完全不搭界。但在那个时候,贵人鸟没有任何挑剔的资本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
常德